欢迎您的访问!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开奖结果 >

日本“一人车站”告别日: 守护女生直到毕业

发布时间:2019-08-12

  据《朝日新闻》3月24日报道,在日本北海道,受到人口减少的困扰,经营不断亏损的日本铁路公司(JR)在3年前决定废除北海道无人车站旧白龙站,但是为了一名需要每天乘车上学的女高中生原田华奈,车站被保留至女生毕业,成为仅为一人存在的车站。

  今年3月1日,原田华奈顺利毕业。3月25日,旧白龙车站终于结束使命,迎来车站运营的最后一天。

  3月的早晨,寒冷的北海道还下着大雪,在车站等待火车准备参加毕业典礼的原田华奈收到了当地自治会长送来的献花和恭喜毕业的问候。原田华奈感谢说:多亏了这个车站,才能每天稍微多睡一会儿。

  据日本NHK 1月12日报道,去年12月中旬,JR北海道宣布将于今年3月底之前,停止使用使用乘客极少的8所车站,其中就包括旧白龙站。

  旧白龙站目前每天运行早晚两趟车次,唯一的乘客是当地高中生原田华奈。废除车站的消息公布后,这座为了1人而保留的古老车站引起了日本民众的关注,故事背后的温情也让人觉得动容。

  旧白龙站属于JR(Japan Railways:日本铁路公司)石北本线,连接北海道网走市和旭川市。受到日本昭和30年代林业发展、人口增加的影响,车站诞生于二战后1947年,成为当地学生的主要交通手段。

  然而多年以后,现在只有原田华奈一人还在使用。原田从高中开始每天从旧白龙站乘车上学,车站每天仅运行早晚两次列车,3年来车站仅发生1次晚点情况。由于是无人车站,站内没有通知列车运行情况的广播,华奈只能自己搜集列车信息。

  早晨7:15分左右,列车会准时出现在旧白龙车站,站在月台上等候的常常只有华奈一人。列车到达旧白龙站时,已经有十几名学生坐在车上,大部分是远轻高中的学生,大家要么听音乐要么读课文,车厢里非常安静。

  列车有个不成文的规定,高一和高二学生坐在第一车厢,高三学生坐在第二节车厢,每个人都有自己固定的座位,非常默契。华奈经常和朋友坐在第二节车厢的后排,可以不受前来探秘的铁道迷的干扰。

  几乎在高中录取通知书的同时,华奈得知了列车开始运行的消息。当时父母说:以后每天都坐列车去上学吧,虽然从小到大几乎都是父母开车外出,但是经过3年时间,华奈已经完全适应了坐火车上学的生活。

  但是早晚仅运行一次的列车也有很多不方便,如果没敢上早班车,华奈必须靠父母开车才能到6公里外的白龙站,迟到难免的。而下午7点的弓道部活动结束后,华奈还必须赶上7点25分的末班车,否则就没办法回家。由于时间匆忙,列车员常常笑着气喘吁吁跑到车站的华奈。

  当地居民希望把车站保留到这名女高中生毕业:这个车站对于当地的孩子们来说,是展翅高飞的起点,希望能把车站完好地保存到最后一天很高兴陪伴孩子们成长。

  高中生原田华奈的志愿是成为护士,德国大众公司(VW)7月10日终止了小型车“甲壳虫(Beetle)”的生产   为了升学,将来会离开故乡。对这所陪伴自己走过3年高中生活的车站,华奈表示很舍不得:听说高中毕业后(旧白龙站)可能会停止使用,知道的时候还是觉得很寂寞。

  今年元旦过后,是华奈的生日,负责照顾车站的一位大叔给华奈赠送了生日祝福的花束,说你以后也要离开白龙了,请记得爱你的家乡。

  仅为一人运行的车站在网上披露后,被许多日本网友关注。很多人留言说车站等着学生毕业才停止运营,为了孩子保留下来的车站,感动得哭了。

  很多人看到车站列车时刻表后惊叹:真的完全是学生的上下课时间啊,太厉害了!

  但是也有民众担忧:一天运营一次的列车,如果学校早放学了,或者有事晚了,其实也很不方便啊。

  日本的铁道文化并不罕见,成员多为男性,涉及年龄层非常广,甚至有人成立了铁道教, 把喜欢铁道的人群称为铁道信徒,还细分出了研究车型的车辆宗、热衷探秘铁路沿线风景的乘车宗、喜欢铁道拍摄的摄影宗和热爱制作铁道模型的模型宗等多种派别。

  旧白龙站、下白龙站和里白龙站并成为白龙系,由于沿线多为北海道田园风光,在热爱探险铁道沿线秘境的铁道爱好者中间拥有不少人气。许多粉丝甚至会徒步走过沿线,还会在车站留言本上留下探险感言。

  但是白龙站附近有333号国道经过,还有多家民宅,严格来说并非秘境,从3.5公里外的白龙站走到上白龙站大概需要45至50分钟,是很多铁道迷热衷的徒步路线。

  得知车站废除的消息,当地居民都表示了不舍的心情。白龙地区自治联合会的斋藤雅俊会长(69岁)说:上白龙站距离上川站长达34千米,在全国都少有,在全国铁道迷中很有人气,希望能保留白龙沿线处车站作为纪念。

  在《从北方无人车站出发》中记录过白龙町无人车站的作家渡辺一史(47岁)听到消息后表示非常震惊,虽然考虑到JR在北海道地区的经营状况和成本等因素(这个决定可以理解),但是废弃无人车站的做法还是让人觉得遗憾。

  北海道是日本四岛中最北的一处,近年来有20条铁路停用。随着就业人口的下降,北海道郊区和偏远地区的人口下降速度高于日本平均水平。预计到2060年,日本老龄化问题会更加严重,日本人口将减少三分之一,降至8千5百万人,大部分会选择生活在城市。

  JR东日本新干线的上学定期券每月平均售出2790张,初高中和大学之间区别不大,东北新干线张,上越新干线张,长野新干线张。

  城市学生上学需要花费更长时间时间,根据日本总务省2011年公布的社会生活基本调查,日本都道府县高中生中平均花费的上学时间最长的是千叶县(111分钟),其次为埼玉县(106分钟)和东京(100分钟),大部分在中心城市圈。北海道平均上学花费70分钟,低于日本平均水平(88分钟),花费时间最短的是香川县(57分钟)。

  虽然也有日本出租车公司日本交通开展了接送学生上下课的Kids Taxi业务,还有从安全考虑亲自接送孩子的父母,但是接送的大部分是富裕家庭的小学生。